King•Arthur

不曾拥有,何来痛苦之说?

© King•Arthur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我原本以为自己在两年前就已经忘记什么是“感动”了,直到今天我们的教官(女)在中午休息是唱了“再见”之后。我突然觉得好像那种感觉回来了,当教官叫我们解散之后我看到了她自己一个人默默的低着头哭,我承认我被感动到了。午休时我躺在床上仔细的想了想这五天来教官对我们其实是很好的,她从没让我们训练体能过、当我们正步踢不好时,她也没罚我们,只是车扯破了喉咙大声的像我们讲解正步的要领。
我一共遇过四个教官我觉得这个教官是真正的值得让我尊敬的,不管她教我们有多懒,但,她是我的教官。
——谨以此文纪念我这五天来的军训以及我的教官—陈倩(文笔渣啊!)

评论
热度 ( 3 )